您的位置:四川在线首页零点评论政经时评正文

布鲁诺十六世纪意大利哲学家和思想家。他四处热情宣传唯物主义和无神论思想,把哥白尼学说传遍整个欧洲,使他成为反教会、反经院哲学最坚决最勇敢的战士。因而引起了罗马宗教裁判所的恐惧和仇恨。1592年,布鲁诺在威尼斯被捕入狱,在被囚禁的八年中,布鲁诺始终坚持自己的学说。1600年2月17日,布鲁诺在罗马的鲜花广场上被处以火刑。布鲁诺因坚持科学真理而献身,至今读来都让人嘘唏不已。

历史又出现了惊人相似的一幕。2004年3月20日至5月7日,陈建民以他修炼过的“辟谷神功”“挑战人类饥饿极限”,禁食49天。雅安市公证处对这一活动进行了公证,并出具了证明活动结果真实有效的公证书。此后,陈建民被众多媒体誉为“东方超人”。今年1月4日,《北京科技报》社发表该报记者撰写的《2004年中国十大科技骗局》一文,将陈建民禁食49天的活动评定为“科技骗局”。近日,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,对陈建民状告《北京科技报》社名誉侵权一案开庭审理后,以司法不审科学性、失实评论也担责为由,当庭作出了驳回上诉、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:《北京科技报》社公开向陈建民赔礼道歉,并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。《北京科技报》因宣传科学真理,揭露伪科学,在二十一世纪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,而受到法律制裁令人们匪夷所思。

陈建民状告《北京科技报》社名誉侵权一案,把法院的“公正”体现到了极致。虽然有那么多大名鼎鼎的科学家说“49天人不能饿死”这违反了科学常识,是伪科学;迄今为止人们的生活常识,也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情;但是法官是依法断案。他不管你说的事实科学不科学,也不管它荒谬不荒谬,只管“过程和结果的真实性、合法性”,就如形式逻辑上的推理规则一样,它不管你前提真实正确与否,只要你符合三段论的要求,它就认为你这个结论是符合逻辑的。《北京科技报》社没有“充分的证据和严密的科学论证”,仅凭按照现有科学的结论,就来推翻别人的经过了“公证”的“实践”,还给人戴上了“科技骗局”的帽子,这种“想当然”,侵犯了公民的名誉权,是违法的,法律不管你说的多么正确,多么科学,也要要受到惩罚!

《北京科技报》败诉,也就是说,“49天人不能饿死”是真的,不是骗局,但是这又确确实实违反了科学常识。法院的这种“公正”,却损害了社会的“正义”。同时也向人们昭示,科学真理那怕经过了前人研究、实践或科学论证,如果你自己不再重新进行一遍研究、论证,是不能作为判定事情正确与否的依据,至少在法院打官司不行。

社会主义的法制应既要“公正”,也要“正义”,否则的话,不能维护“正义”的“公正”于社会的健康发展有何益?虽然《北京科技报》败诉只是个案,但它的影响不可小视,它的后患无穷,这是法学专家和实际工作者值得研究和注意的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